苔原气候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复元汤 > 正文内容

从四合院到高楼

来源:苔原气候网   时间: 2020-10-20

  礼拜天我正趴在家里的电脑前浏览新闻,接到了公司主管的一个电话,他说有几个重要的客户,两个小时候后要到达白云机场,叫我赶过去接一下。这领导也真是的,不早点通知,到白云机场一路畅通也要一个半小时,一遇上堵车,两个小时哪儿能赶到啊!
  
  抱怨归抱怨,已经说了是什么重要客户,万一去迟了怠慢了那些上帝,说不定会给公司带来什么损失。我关了电脑,就急急忙忙地准备出门了。锁门的时候,我才看到妻子那套钥匙放在桌子上的,我这锁门走了,她一会回来进不了屋怎么办?这开车一来一回,就差不多四个小时,按以往的惯例,接回了客户,还得送他们去吃饭,这些人一上酒桌,吃吃喝喝,四、五个小时,那是常事,我得把钥匙留给妻子呀!可是她与她同事逛街去了,我现在哪儿有时间去找她呢?
  
  看来只能把钥匙寄放在邻居家了,问题是所有的邻居我基本不认识!我们租住的这幢楼一共有七层,我们住在三楼的301房间。一层有四家住户,四扇门几乎挨在一起的。302和304的住户,我在这儿住了一年多,连面都没见过几回,他们住了几个人,是男是女,我都不清楚,更不要说有什么交流了,这确实是离得很近的邻居,可是,我敢把钥匙放在陌生的邻居那儿吗?经常见楼道里有人把皮箱搬上搬下的,我甚至怀疑与我半尺之隔的这些门后面,究竟有没有住人。
  
  看来只有寄希望于303了。303与我们的门是对着的,门与门之间也就两米远的距离,303房住的是妻子的同事,我们是老乡。她一年前到处找房子,好像还是妻子告诉她我们对门有一套房子是空的,他们才租过来的。妻子的同事有两个孩子,老大是儿子,在读初二,老二是女儿,在读幼儿园。妻子今天和对门她同事逛街去了,我现在可以肯定的是,两个孩子在家里,因为我时不时还听到妹妹在哭着找哥哥要零食吃。
  
  没有时间想那么多了,现在看来只有把钥匙暂时放在303了。我把妻子那套钥匙拿出来,迅速地锁了房门,走到了303门前,“砰、砰、砰”,我敲响了303的门。不一会儿,门开了,读初二的老大探出头,见是我,略微有些诧异地叫了一声“叔叔”。他小儿癫痫哪治好?们搬来一年多了,平时也就是在楼梯过道偶尔遇见这孩子,他会礼貌地叫一声“叔叔”,今天我还是第一次和他打交道,第一次敲他们的房门,也就难怪他一脸的惊诧了。我简明扼要地说明了情况,也没管他答不答应就把钥匙塞到了他手上。
  
  我边开车边给妻子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我去了广州机场,钥匙放在303的。车在高速路上疾驶,奇怪,我总有一些心神不宁,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钥匙?原来我心里一直想的还是那串寄放在303的钥匙!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和担心在我脑海里不断地闪现:邻居家那孩子只是偶尔有打过照面,但是与这孩子从来没有真正地交流过,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孩子?我甚至担心他会不会趁着这个大好的机会,把我家房门打开……天哪,我越想越害怕!出租屋里倒也没有什么值钱的,我唯一担心的就是我那台笔记本电脑!电脑就算没了,还可以再买,可是我里面储存的那些资料就意味着将永远丢失,我几年写的东西可都在那里面啊!
  
  我越想越觉得这事真的会发生,明显地已经集中不了注意力开车了。我知道我这可能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但是,不是还有一句“防人之心不可无”嘛!我又给妻子打了一个电话,问她回去没有,她说还没有,我就催她快点回去吧,我走得急,怕门没锁好,最后我还一再叮嘱她到家了给我回个电话。一直在忐忑不安中开车,直到妻子打来电话说她回家了,我悬着的心一下子才像一块石头落了地。
  
  晚上回到家里,闲暇时我与妻子聊起了白天放钥匙的那些莫名的担心。妻子听完笑笑说:“你担心的那些应该不会发生吧!”她停顿了一下又说,“不过也是啊,我和那孩子的妈天天见面,是因为在工厂里同一个车间,回到家都没有串过门,对这俩孩子也不是知根知底。这住在楼房里的人就是怪,明明门挨门,却一家不认识一家,都把门关得紧紧的。”妻子的这番话让我深有感触。就拿我们住的这一层的四家人来说,门基本就挨在一起的,你经常会发现,一家住户的人回来,匆匆地掏出钥匙,把门打开,然后“砰”的一声,门就反锁上了,好像后面来了一群追兵似的。有时候我的房门是打开的,旁边的回来了,他们会斜睨着眼朝你房间偷看郑州手术治疗癫痫,那奇怪的表情,要么他们是贼,要么,我成了贼,这神情让人极为反感,拜托,这可是近在咫尺的邻居啊!更有让人心寒的是,有一次我下班回来,见旁边的门没关(估计是忘记关了),我善意地向那户主看了看,本来是想礼貌性地打个招呼,他却用异样的目光看了我一眼,“砰”的一声,把门关了,天哪,当我是什么啊?这就是毗邻而居的所谓邻居吗?
  
  看到住高楼的这些所谓的邻里乡亲相处成这样,不禁让人心寒,我感觉到了人的冷漠,堪比这钢筋混凝土。所谓的现代人,处处设防,老死不相往来,缺乏沟通,相互猜疑,没有信任,自以为是!我想起了早些年乡居的那一段四合院的生活,特别怀念那段日子,可是,再也回不到那个闲适,无拘无束,至情至真的四合院纯情年代了。
  
  早些年的川西农村,不像现在这样,村民都修了新房,独门独户,零零散散的房子散落在沟壑旁,或山梁上,还有一大部分的人去城里买了房,离开了乡村,在闹市里定居安家了。以前的乡村并不是这样的,没有单家独户,都是一套套大大的四合院,人们生活在四合院之中。四合院的建造很有讲究,一般都是座北朝南。东面、西面、北面,都是房屋相围,南面留着缺口,筑着围墙,中间立一道大门,这就是典型的农村四合院。一般的四合院里都可以住上十几户人家,大大小小的加起来,上百口人。
  
  我那时不过八、九岁,我不知道几十年过去了,我对四合院的那段生活怎么还记得那么清晰,每一个片段,每一个场景,都记忆犹新。我们的四合院住了好几个姓氏的村民。和我一般大的孩子就有七、八个,无论是上学,还是放了寒暑假,不愁没有玩伴。谁家添了宝宝,那也不愁养,这家女人抱一会,那家婶婶抱一下,还有那些大一点的哥哥姐姐也争相与宝宝玩,看着宝宝在众人怀里就渐渐长大了,不经意间,就可以下地到处跑了,院里的每一个孩子都是在这样的氛围中长大的。相比于现在的孩子,他们可能没有那么多忧郁、娇气、更乐观、更乐于帮助人、也更容易融入社会,不孤傲。
  
  院里各家各户的门,也并不会像现在住在高楼大厦的那些防盗门,有人没人,分分秒秒都锁得紧紧的。谁家来了亲癫痫病能治愈吗症状?戚,如果主户没在家,请别担心,你绝不会吃闭门羹。他们的邻居会热情地招呼你,让你入坐,给你泡茶,然后去帮你叫喊主家。如果主家回来得晚了,你放心,邻居同样会给你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碗里还会给你煮几个刚从鸡窝里捡起的荷包蛋。
  
  吃饭的时候,大家也绝不会关上房门。有的坐在门槛上,有的坐在院坝的条石上,边吃饭边聊着家常。谁家的饭煮得有点不同寻常,刚好对你的胃口,你打个招呼,直接拿碗去锅里盛就可以了。谁家的孩子放学回来,妈妈的饭还没做好,邻居的妈妈就会说,来我们家吃,吃了快去上学。
  
  至于像我遇到往303放钥匙的这种纠结,在那时我们的四合院,这种情况根本就不会出现。很多时候,其实就不用锁门,有时候出门,给邻居打个招呼就可以了:我们出去一下,门没有锁。就这么简单。如果要出去的久一些,你把门锁上,钥匙往邻居家桌子上一丢:钥匙放你们桌子上哈,我们出门了。撂下这句话,你就可以放心地出去玩个十天半个月,根本不用担心家里的门啊窗的。
  
  四合院里最热闹的就是谁家完男嫁女,或是娶妻生子。大摆酒席,宴请宾客,是需要不少的人来打杂帮工、里外张罗的。在我们四合院你不用担心人手不够,也不需要像如今的社会,到处去请人做事,枉费唇舌讨价还价。整个院子的人,除了还不能做事的小孩以外,其他的人,无论多忙,都要停下手头的活儿,来帮主家忙里忙外。这个时候人人都是主家,主家的事,就是全院人的事。这是一个多么和谐的大家庭啊!
  
  我想起了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回想起我们四合院的那些和睦相处、那些心不设防、那些简简单单的日子,应该比“桃花源”的人们过得还要惬意吧!现在回到老家,那些早年的四合院,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根据记忆,和地上的那些陈年黑土,还依稀可以复原它们的遗址。取代它们的是一幢幢独门独院的小楼房。紧闭的铁门,门前一只“汪汪”叫的狗,仿佛在不断地质问:你是何人?
  
  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个社会确实是在高速发展,我们的物质生活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可是我们有没有想过,在发展中我们失去了北京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在哪里一些什么?丢掉了什么?过度的森林砍伐,和对野生物种的猎杀,南极冰开始大面积融化了,人们才意识到全球气候变暖了,需要保护生态平衡了。当雾霾天气迫使学校停课了,路上严重塞车了,出行必须戴口罩了,人们才意识到,哦!原来我们无节制的排放,已经开始自食恶果了,于是,大力治霾了。那么,思想和精神上的堕落和缺失,大家是否意识到更加可怕?
  
  一直遭非议的“广场舞大妈”,在经历了自制猎枪的威胁、狼狗的驱赶、泼粪便的侮辱,反而越跳越欢,甚至跳到了莫斯科红场、法国的卢浮宫。我想,她们并不是想显摆自己的舞姿有多么的婀娜多姿,她们可能更是一种精神的空虚,内心的失落,缺乏关爱;冒着扰民的指责,一定还要把音量开到最大,无非是想引起人们的关注,来彰显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存在感。能跑到外国的广场去跳舞的大妈,她们缺的是钱吗?不是!也许他们只剩下钱了,她们在寻找精神的家园,她们的内心世界也许荒芜如沙漠。
  
  看看我们那楼层的邻居,再想想住在四合院里的那些乡亲,我不得不说,我们虽然富裕了,告别了四合院,登上了高楼,却更贫穷了。在一心赚钱的同时,在金钱万能的观念下,我们丢掉了许多中华民族优良的传统!一些人变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傲然无视身边的一切,以为自己就是那个高高在上无所不能的大神,一旦自己遭遇不幸,就喋喋不休地抱怨,仇视社会对自己不公,岂不知道,你昨天对别人的冷漠,才换来了今天别人对你的漠视。
  
  人们被现实打磨的失去了棱角,丢了原则。倒地的老人要不要扶?老人暴打不让座的年轻人,这些层出不穷的怪现象,让人匪夷所思,又啼笑皆非。如果,放在贫穷的四合院那个年代,这些问题还是问题吗?
  
  从某种意义上讲,所谓的法律,其实就是道德失去了约束力的产物。一部新的法律产生,只能说,人类的道德又沦陷了一步。从四合院到高楼,我们似乎得到了物质上的一种满足,可是,我们真的快乐吗,幸福吗?人们,请停下匆匆的步履,回头看一看,我们在追求财富的路上,失去了一些什么?我们是否弄丢了比金钱更重要的一些东西?

上一篇: 你现在还好吗

下一篇: 雨中一景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lqkjz.com  苔原气候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