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原气候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道德的 > 正文内容

木屋里的女人_故事

来源:苔原气候网   时间: 2020-10-16

  镇上突然来了一户人家。谁也不知道他们来自哪里,从事何种职业。他们租住在一幢破败的小木屋里,木屋已很久无人居住。他们打扫木屋的那一天,整个小镇都散发出一股阴湿、腐烂的霉味。

  这户人家是在夜暮时分来到镇上的。当时,镇上大部分人家正围在火炉旁吃晚饭,他们首先听到三轮摩托车嘎的刹车声,而后是搬运东西磕磕碰碰的声音,热热闹闹地响了一阵,然后是短促的一声“呜——”,摩托车急速离去的声音。前前后后不到十分钟时间,小镇又恢复了先前的静谧。

  第二天,这个消息迅速传遍了小镇。在雾气还笼罩着小镇的时候,有人路过小木屋,好奇地往木格子窗里窥视:里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偶尔,里面传来几声沙哑的咳嗽,打破了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

  在雾气快要散尽时,小木屋“吱扭”一声,打开了一道缝,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从灰朴朴的木屋里走出来。女人穿一套红色齐膝冬裙,冬裙紧紧裹住她翘着的迷人小臀部,女人走起路来臀部扭动的幅度很大,远远看去:娉娉婷婷,摇曳生姿。

  女人一扭一摆着她翘起的滚圆臀部,很风情地走在镇上。才一会儿工夫,女人就与镇上的外来民工老六熟络了。女人站在街边,大大方方地和老六一说一笑,仿佛,她和他原本就是老相识。

  筱禾是在打开店铺门时一眼瞧见了女人。女人的这身装扮实在是太耀眼了:一件红色小棉袄十分妥贴地裹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下面穿一条齐膝的短裙,她的腿真细长,穿上一条黑色的丝袜,颇性感,极诱人。在这种季节,全镇谁敢这身装扮?!

  筱禾坐在摆满化妆品的柜台后面,围着一盆炭火,她忍不住拿眼睛往那边瞧:女人似乎并不怕冷,站在瑟瑟寒风中,和老六有说不完的话。老六呢,人好像比平日矮了一截,他双手操在袖管里,背微微前倾着,一副谄媚的奴才嘴脸。

  筱禾认识老六。这个男人的风流成性,镇上没有人不知道。算来,老六来镇上已有三个年头,他独自一人经营一个蛋糕、面包店,生意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除掉按月给乡下的老婆孩子送去必须的生活费,余下的钱刚刚够他吃喝玩乐。老六除了喜欢玩女人好像没有别的嗜好。他来镇上三年,睡过的女人不下十一、二人。偶尔,他也和镇上的民工们喝点酒,打点小牌,输赢只在一百块钱以内。尽管他在牌桌上一如既往地吝啬,但在女人身上,他却舍得花钱。许是因为这个缘故,曾经有一个女人恋上了他,主动搬到他那间逼窄的蛋糕店里住了三个多月,无怨无悔地替他做饭洗衣服,帮衬他照料店铺。冬天过去,春天来临,老六的新鲜劲也像这季节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他就厌倦了这个自觉上门为他服务的女人,在外面绊上了一个。说来,老六还真是那种很会讨女人喜欢的男人。

  现在,老六和木屋里的女人谈得是多么地投机,竟然忘记去开蛋糕店铺的门。仿佛一拍即合似的,他们说说笑笑,不缓不急地往镇子的那头走去。

  筱禾站起身,把头探出店铺,瞅见女人和老六一前一后进了小木屋。

  约摸一个时辰后,老六如沐春风地从木屋里走出来。这一幕并没有逃过镇上人们雪亮的眼睛。这一个时辰引来人们无数的猜测和遐想,一时成为镇上很多人津津乐道的一个谈资。

  后来,去小木屋的人多了起来。他们大多数是租住在镇上的外来打工者,他们的年龄大多在三、四十岁左右,他们的妻儿与他们长期分居着。女人的出现,给他们带来了无穷的快乐。他们隔三差五地往木屋里跑,乐此不疲。有时候,他们在镇上的小饭馆里喝酒、说粗话、谈论他们共同的女人——木屋里的女人。有一次,老六喝醉了,和他们动起了真格。因为他们中的一个骂那个女人是“骚货”,是“无情无义的婊子”。老六和他们拍桌子打板凳,争得面红耳赤,最后,老六还动了手,双方都打得头破血流。

  老六酒醒后,他们都嘲笑他:“呃,老六,你是不是存心想娶她?”

  老六就恶狠狠地朝他们挥起拳头。他们这才全都闭住了嘴。

  有时候,他们会凑到一堆,神神秘秘地议论木屋子里那个沙哑的声音。那个声音,真叫人在床上败兴。还有人在半夜三更听到过那个声音,象头牛在咆哮,里面还隐隐约约夹杂着女人的哭泣声。但不管怎样,女人在床上令他们满意。她,是他们快乐的源泉。

  不得不承认:镇上的男人们越来越贪恋小木屋里的女人。只要女人在镇上一露面,就会引来男人们垂涎的目光,女人那翘着的迷人小臀部,一扭一摆间,生出的是几多的风情和勾魂。

  女人似乎很少出门。她到镇上,多半是为了购买一支眉笔,一盒睫毛油,或者是一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枚口红、一盒粉饼。筱禾每次看到她走进店铺,总是爱理不理地坐在火盆边,任女人勾着头,趴在柜台上,隔着柜台玻璃一样一样地瞧着。女人这次想要一盒眼影膏。

  筱禾站在柜台前,居高临下地瞧着女人:女人双眼浮肿,似乎哭过,她的脸清秀而苍白,嘴角含着淡淡的笑靥。这笑靥令筱禾心里莫名地窜出一股子火来。

  女人爱不释手地端详着这盒淡紫色的眼影膏,询问了一下价格,她眉头微微蹙着:“能少一点吗?”

  筱禾白了女人一眼,语气生硬地告诉对方,她的化妆品店从来就不讨价还价,店里的东西件件都是货真价实。

  女人有些失望地“哦”了一声,脸微微泛红,她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手中的这盒眼影膏。

  女人犹豫着把它放在柜台上。“我想要盒便宜的。”女人把头深深地埋下去,脸差点贴住柜台玻璃,眼睛一直盯着那一排眼影膏。

  筱禾懒懒地取出一盒最便宜的眼影膏,丢在柜台上。

  女人一直垂着眼帘,不看筱禾。

  筱禾家的狗最为势利,刚才它还慵懒地偎在火盆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此刻,见到这样一个衣着光艳,装扮富态的女人,它蹭地从火盆旁蹿出,围住女人不停地摇摆尾巴,表示亲热。筱禾看见,把脸一沉,怒斥一声:滚。女人兀自一惊,扭头去瞅哀叫一声,跳开来的狗。女人付钱时,她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一直到女人走出店铺,她脸上仍是讪讪的、黯然无光的样子。筱禾得意地瞧着女人那副模样,简直像打了场胜仗,兴奋无比。#p#分页标题#e#

  筱禾对女人的怨怼不是无缘无故的。自从女人来到镇上后,筱禾就察觉到丈夫云华的细微变化:他整日心绪不宁,坐立不安,一谈起木屋里的女人,他就像服了一剂兴奋剂,劲头十足。比如镇上的老六某月某日去了木屋子,某日某时他还扛了一袋米、拖了一车煤球送到了木屋里;比如镇东头的王二也去过木屋子,王二瞧上去是个多么正派的男人,从来就没有瞧见他跟女人有多话说;还有隔壁店铺的张家辉,他胆子可真不小,竟瞒着老婆不止一次往木屋里钻。等等,等等。

  终于有一天,筱禾听得火冒三丈,发起脾气来。“那你呢?你呢?你是不是想他们一样?”筱禾把脸凑到云华跟前,瞪着眼直视他。

  “好端端的,脾气说来就来,更年期了吧?你。”云华说。

  这样的话放在以往,筱禾准会大笑一场,觉得云华是在幽自己一默。现在,一听到“更年期”这三个字,筱禾便火上浇油,暴怒起来:“柯云华!你要是给我带来一身脏病,我会跟你没完。”

  “说什么话?就算你借我一百个胆子,我敢吗?”云华慢条斯理地说:“一个压迫惯了的人,一辈子是没有翻身的机会的。”

  这话总的来说让筱禾有些满意。算来,他们的婚姻已顺顺利利经过了七年之痒。在他们八年零三个月的婚姻史中,筱禾指向东,云华基本上是不敢往西。

  只是,木屋里的女人让筱禾变得脾气暴躁。有一天晚上,筱禾枕在云华手臂上,和他讨论起“忠实”这个问题来。她是那样认真而又严肃地谈到夫妻双方的从一而终,偕手到老。她以为他会妇唱夫随地讨好她。但她错了,她分明听到耳畔他发出了轻轻的一声讥笑,她很是恼火。他们不可能一辈子忠于对方,这种事本来就不可能。唉,她真笨,简直笨透了,在男人面前提到“忠实”。后来,好像是触动了内心深处那根最脆弱的弦,她说着说着,泪水就涌了上来。她一辈子只忠于他这样一个男人,并打算一直这样下去,没有一丝一毫出轨的念头。她是不可能要求他和她一样了。结婚之前,她就知道他谈过一个女朋友,并且和她同居过。结婚之后,谁能保证他一定忠实于她呢?他对木屋里的女人就颇感兴趣,只愁没有机会。筱禾一边这样想着,委屈的泪水顺着眼角流到云华手臂上。云华怔住片刻,翻过身,他吃惊地盯着她瞧,把她紧紧搂在怀里,喃喃着:“噢,筱禾,你这是怎么啦?你这段时间是怎么啦?筱禾,我向你发誓,我也只忠于你一个呀。”筱禾知道云华在敷衍她,不肯破涕为笑。他又象从前一样,用他健硕的身体安慰她。她睡在他身下,自忖,那个女人算什么?她和她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

  镇上的女人,不单是筱禾,几乎是所有的女人,都对木屋里的女人抱着敌视态度。她们从来就不主动与那个女人搭讪,只要她一出现在镇上,她们就在她背后指指点点,评头论足。镇上的男人们则越来越多地谈论起木屋里那个声音。云华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有一个晚上,云华睡到夜半,隐隐约约听到了他们所说的那个声音。第二天,云华跟他们谈起这事,他们全都笑话他。他们拿他寻开心,他们说那个声音只有在女人的床上才听得真切。

  那一段时间,云华没有北京癫痫治疗专家心思做任何事情。那个神秘的声音折磨得他整日神思恍惚,他的举止越来越让筱禾觉得费解。晚上他会突然捅醒酣睡中的筱禾,要她和他一道听从木屋里传来的声音。筱禾一看到他神经兮兮的样子就来气,筱禾说,哪来的声音?哪来的声音啊?你烦不烦,神经病!我看你是对木屋里的女人着了魔。筱禾烦不胜烦,甚至拍了一下云华的脑袋,好让他清醒清醒。云华嘴里嘟嘟囔囔着从床上爬起,他披了一件棉衣,居然跑到屋子外面去听那个声音。

  事实上,镇上很多人都听到了那个声音。他们都说,那个声音沙哑而有力量,穿透夜幕,直击人心,挠得他们心慌慌的,晚上噩梦连绵。尤其是其中还夹杂着女人的呜咽声,丝丝缕缕的,真让人不寒而栗。

  云华晚上也睡不好。白天,他守在店铺,围着一盆炭火直犯困。那天,筱禾领着孩子回娘家看望生病的母亲。云华坐在火盆边,迷迷糊糊地打着盹。恍惚间,他又听到了木屋里传来的那个声音。云华一个激灵,惊醒了。他抹了一把嘴角的涎水,仔细一听,外面的小北风正紧,呜呜地呼啸着,打着旋卷起地上的枯叶。天气,的确很冷,生意注定也冷清。云华懒懒地抬眼瞟了一眼外面,到处灰蒙蒙的。就在这时,一抹鲜艳的红赫然进入了他的眼帘。木屋里的女人穿着那套齐膝的红色冬裙,扭动着迷人的小臀部,袅袅娜娜地走来。云华按捺不住,心怦怦乱跳起来。女人走进店铺的同时瞧了云华一眼,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云华急急忙忙地从火盆旁站起身。女人勾着头,隔着柜台玻璃在一样一样地仔细瞧着。云华热情地从柜台里取出一样一样的化妆品,任女人挑选。云华一边介绍化妆品,一边瞅着女人。他吃惊地发现:女人额头边有一小块淤青的印迹,脸颊右侧还有一道触目的抓痕。女人仔细询问了一遍不同粉饼的价格,指了一盒最便宜的买下了。女人的嘴角一直浮着淡淡的笑靥,她垂着眼帘,不瞧云华一眼。女人付完款,不紧不慢地步出店门。云华盯着女人扭动的小臀部,半天也没回过神来。

  晚上,云华向筱禾说起了木屋里的女人。云华说,她脸上怎么会有抓痕呢?她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放荡女人。云华又说,她的声音真好听,粘乎乎的,带有一种磁性。云华还想说什么,但被筱禾的一声呵斥震住了。筱禾说,够了!从今以后,永远别在我面前提那个女人。

  从那以后,云华时常在小木屋附近逗留,希望能看到木屋里的女人;他还去民工们常去的饭馆,听他们谈论木屋里的女人。他们说,那个女人真贱,十块钱就可以上她一次。还有一个人说,五块钱也可以搞一次。五块?一碗面条的钱?疤子,你他妈的是不是搞错了码头?哈哈哈......他们全都哄笑起来。那个被唤作疤子的民工涨红着脸,急忙分辩,真的,是真的,信不信由你们。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不相信。于是,又打起赌来。他们都愿意出五块钱,他们要亲眼看到疤子敲开木屋的门。然而,疤子却不肯动身,任凭他们说烂三寸之舌。有人就取笑疤子,五块钱她也会答应?疤子,你是不是长得乖一点?话音一落,众人都齐刷刷地望向疤子,爆发出一长串公鸭子一样“嘎嘎嘎”的笑声。云华看到:老六一来,他们全都不说话了。疤子也不再争辩,只顾抱起酒瓶,喝酒。这个时候,他们转移了话题,说得最多的还是木屋里那个奇怪的声音,他们眉飞色舞,绘声绘色地比划着,听得云华浮想联翩,血脉贲张。他们还说他们现在已经习惯了那个声音,那个声音能够唤醒他们那点可怜的自信心,使他们亢奋,令他们在床上像名勇敢的骑士,更加卖力地驰骋在女人水草茂盛的平原上。#p#分页标题#e#

  恍惚就是被那个声音所吸引。那一天,天刚黑,云华偷偷溜进了小木屋。他一走进木屋,一股阴湿、像朽木一样腐烂的气味扑鼻而来。借着昏暗的灯光,云华打量着这间狭窄的小屋:右边的一壁墙挂有门帘子,通向一间里屋,墙角摆放着一张床,床上很干净,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床头边还放着一把靠背椅。这就是屋内的全部陈设。

  女人盈盈地笑着,走向墙角的那张床。

  在这一瞬间,云华突然局促不安起来,他不知所措地瞅着女人。

  女人坐在床沿,朝他嫣然一笑,又垂下头,开始一粒一粒地解那件鲜红色上衣的纽扣。

  云华心里一热,冲动地走到床边。

  女人窸窸窣窣地把自己脱得精光,钻进了被子里。

  云华“嗤”地拉开皮夹克的拉链,刚拉到一半就卡住了。云华急了,一使劲,拉链还是卡在原地不动,再拉回来,再用力,拉链“嗤”地一声崩断了。云华躁红了脸,瞥见女人躲在被子里,在无声地笑。

  云华揭开被子,抱住女人滚烫的身子。他的血液刹那间涌到脑门。

  就在云华准备进入女人身体的那一刻,一声沙哑的叫喊“不,不!”突然打破了屋癫痫病的手术费用要多少子里死一般的寂静。云华刚刚还骄傲挺立的生命之柱霎时间变得软沓沓的,他魂飞魄散地从女人身上跌下来,循声望去,他看到了木屋墙壁上有一个黑洞,洞口贴着一只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熠熠发亮,里面迸射出仇恨的火焰。

  女人扫了一眼狼狈不堪的云华,咯咯咯,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

  云华尴尬地捡起衣服,胡乱往身上一套。

  云华飞一样跑回了家。

  “云华,你去哪里了?……你看看你,脸冻得像一张白纸。”筱禾问。

  云华不敢看筱禾,他怀里像揣了一只小鹿。他把敞开的皮夹克往胸前拉了拉,径直走到火炉旁,坐下。“噢,真冷。”他把手伸向火炉。

  “有你这样穿衣服的吗?拉链也不拉。”筱禾一直盯着云华的衣服。

  云华把皮夹克又往胸前拢了拢。

  “你拉链坏了?”筱禾凑近云华,动手去拉云华的拉链。“噢,你刚才去了哪里?把拉链弄坏了。”

  “在外面溜了一圈。这天气……哎……真冷,怕是要下雪了。”云华抬头朝窗外望了一眼。

  “在外面溜了一圈?溜一圈就把拉链弄坏了?”筱禾怀疑地盯着云华。

  云华有点心虚,息事宁人地保持沉默。

  “噢,天哪!四百块钱一件的衣服,才买几天?……我下了好大的决心才给你买这么一件皮衣,可是你……你真是个败家子。”筱禾说。

  “明天,我拿到镇上的裁缝店去换一根。”云华也很沮丧。

  “换一根?换一根不要钱?少说也要十块钱,十块!可以称一斤肉了。”筱禾嚷了起来。

  云华不做声,他不知道怎样让筱禾满意。

  筱禾因为这根拉链唠唠叨叨个没完。云华几乎听不见她在说些什么,他双耳被那个沙哑的声音灌满,还有那只紧贴在洞口的眼睛,它简直要他的命。

  云华躲进了被子里,他用力把被子往上一拉,象一只乌龟一样,连头都缩进了被子里。被子里可真安静,里面有他温暖的体味,还有筱禾残留在被子里的香水味,这是化妆品的香水味,与木屋里女人的体香是多么地不同。

  筱禾钻进了被子。她在等待云华用身体安慰她,就象每次她生气之后一样,她需要他的安慰,才渐渐平息余怒。

  云华当然懂她,这是他们夫妻之间不用言传也能意会的身体语言。云华识趣地抱住了怀里这个冰凉的身体。

  筱禾满心期待云华的进一步动作。

  云华果然像风月场上的老手一样,熟练地剥掉她身上的每一根轻纱。他漫不经心地抚摸着筱禾光滑的身子。他想到了木屋里的女人。

  筱禾察觉到了云华的心不在焉,她不满意地仰脸瞧了云华一眼。

  云华翻身压在筱禾身上。恍惚间,他又听到了那声沙哑的喊叫,云华顿时疲软了,他颓丧地从筱禾身上跌下来。

  “怎么啦?你。”筱禾不满地问。

  “筱禾,你听……快听。”云华支着上半身,竖起耳朵,在听。外面有风在呜呜地呼叫。“我听到了……那个声音……快听,木屋里传来的声音。”

  “声音?什么声音?外面除了风声,还是风声。”筱禾说。

  “快听,一个男人的声音。”云华十分严肃而又认真的样子。

  “怎么会呢?我怎么没听到?”筱禾说。

  “真的……一个男人的声音。”云华喃喃着。

  “真的?一个男人的声音?天啦,一定是有人在偷窥。”

  筱禾旋风般地起床,穿好衣服。她急匆匆地打开房门,朝两边望了又望,外面寒风嗖嗖,连个人影也没有。

  筱禾“砰”地关上门。“神经病!”

  筱禾带着一袭寒意钻进了被子,她端详着云华的眼睛,抬起一只手摸了摸他的前额:“噢,云华,你没病吧?你是不是在发烧说胡话?”

  云华拂去筱禾的手,嘀咕道:“我病?我怎么会病?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看我哪天病过?”

  “真是见鬼,我根本就没瞧见外面有人。云华……我们再来一次吧,再来一次。”筱禾说。

  “我累了。也可能……可能是真的病了。”云华翻了个身,把筱禾晾到一边。

  筱禾从背后抱住云华。云华的无动于衷让筱禾痛苦。她身体内像燃烧着一把火。窗外的寒风呜呜咽咽,像女人的哭泣声,它时而用力拍打着窗子,发出“砰砰”的声音;时而长啸一声,急急地远去。筱禾睁着眼,尖起耳朵,在黑暗中捕捉那个该死的声音。可是,直到下半夜,筱禾并没有听到传说中的那个声音。#p#分页标题#e#
西安治疗癫痫病专业医院>  镇上的妇人们也在暗地里议论那个声音。她们说,那个声音隐隐约约,时断时续,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真叫人害怕。它还会钻入梦里,吵得人睡不安稳。

  筱禾从来就没听见过那个声音。她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大。她看云华什么都不顺眼。为了一点芝麻大的事,筱禾也会大发雷霆,她还借题发挥,羞辱一番云华的无能。

  云华真的变成了一个软沓沓的人。他们在床上激情澎湃的好时光像流水一样,一去再也不复返了。

  他们俩人都真诚地尝试过,做足了前戏。可是,一到关键时刻,他胯间的家伙又变得象根软绵绵的面条。

  筱禾大为光火。

  “柯云华!你怎么啦?你到底怎么啦?!”筱禾把被子一掀,腾地坐起来。

  “筱禾,你听,快听,木屋那边过来的……那个声音……”云华神经兮兮的样子。

  “噢,那个该死的女人!”筱禾眼里冒着火,双手用力地拍打着床。

  她一骨碌从床上爬起,迅捷地穿好衣服。

  筱禾一路小跑到了木屋前。她发疯般地擂着木门,擂门声响彻全镇。所有的人都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就在人们担心木门垮塌之时,“吱扭”一声,木门缓缓打开,一道光亮从里面泻了出来,女人逆着光,穿戴齐整地站在屋门口,用挑衅的目光瞧着筱禾。

  筱禾冲上前,想给女人一个耳光。她刚抬手,就被一只像钳子一样的手捉住了。

  筱禾扭头一看,她肺都气炸了。

  “你!你来干什么?”筱禾挣扎着,她的手被老六紧紧攥住。

  女人倚着木门,“扑哧”一声笑了。

  老六涎着脸皮,“嘿嘿”地跟着笑了:“筱禾,这话应该是由我来问你。你说是不是?”

  “呸!放开我,别弄脏了我的手。”筱禾朝老六啐了一口。

  “老六,放开她,老六。”有人在喊。

  老六松了手。

  筱禾愤愤地,用手指向木屋里的女人:“自从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到了我们镇上后,我们没有过上一天安宁日子。就是这个小骚货,她勾引镇上的男人,做些伤风败俗的事……”

  “筱禾。”老六笑着打断她的话:“你家云华可是个守规矩的男人哦,听你这口气,好像她勾引了你男人一样。”老六打着哈哈,把脸朝向众人:“大家说是不是啊?哈哈哈哈。”

  镇上看热闹的人哄地笑了起来。他们在笑声中松动了,都往前靠了靠。他们中的大多数是第一次有机会近距离地打量木屋里的女人,女人那一眨一眨毛绒绒的假睫毛真叫他们好奇;妇人们则幸灾乐祸地瞧着女人,她们静静地等待着即将上演的一场好戏。

  筱禾恼怒地看着大家,待笑声弱下去,筱禾扬着声说:“不单是因为这一点。更重要的是那个声音!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声音!吵得我们整夜整夜睡不好觉。”

  人群中也有人在面面相觑,低声打听筱禾说的那个声音。

  “今晚,我是来警告这个小骚货,她不搬走,我就砸烂她家的东西!我会说到做到!”筱禾说得斩钉截铁,一字一句毫不含糊。说完,她把头一昂,甩着手就走了。

  女人依然倚着木门。她静静地站在那里,仰着脖子,越过骚动的人群,冷冷地瞧着筱禾走远。过了一会,她嘴角慢慢漾出了笑容。

  围观的人意犹未尽地看着这场刚刚拉开序幕又匆匆落下帷幕的戏,好不遗憾,都知道没有什么看头了,于是星散开去,各自回家了。

  半年后,木屋里的女人终究是走了。走的那天,镇上很多男人都闻迅赶来,老六站在男人们中间,失魂落魄的样子。女人坐在一辆三轮摩托车厢里,她的左侧挨挨挤挤堆满了大包小包和锅碗瓢盆。女人怀里斜倚着一个面色苍白、形容消瘦的中年男子。女人的嘴角挂着人们早已熟悉的淡淡笑靥,她低了头,把男子身上那场薄薄的旧棉被往上拉了拉,把棉被往男子周围更紧地掖了掖。所有的人都看见:中年男子齐腰以下的棉被下面软塌塌的,像是什么也没有。女人安安静静地,怀抱着她的男人,并不瞧一眼周围的人们。

  老六动了动嘴唇,想说一声再见,他刚张开嘴,声音便哽住了。三轮摩托在他来不及发出一个声音的时候,“嗤”地一声,像只离弦的箭,驶走了。

  筱禾站在店铺门口,冷漠地瞧着三轮摩托卷起的一股尘烟,脸上现出一丝不屑。她的丈夫云华也在店铺,他本来是想去与那个女人道个别或者是说上两句歉疚的话。最终,他还是没有去。

  镇上的人谁也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就象谁也不知道他们来自哪里一样。

  作者:叶梅玉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lqkjz.com  苔原气候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