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原气候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吞拿鱼 > 正文内容

切切母亲情_情感文章

来源:苔原气候网   时间: 2020-10-16

  母亲的手

  活在世上二十九年,从来没有注意到母亲的手。直至看到一节目,最后的环节:只要儿女牵对了母亲的手,那就可以赢大奖,实现跟母亲一起旅游的愿望。是呀,如果我和母亲同时上节目,能牵对母亲的手吗?

  母亲平时爱劳动,爱做衣服,爱包粽子。我想母亲的手应该是一双灵巧的手吧。拖地时,母亲绝不留死角,地拖在水桶上一拧,水“滴答,滴答”地整齐落在桶底。双手一前一后,抓准地拖的位置,地拖就在地上来回摩挲着。平时,如果是我拖地,使的是重劲,蛮劲,而母亲,使的是巧劲,这么大的房子,母亲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

  母亲从小看着外婆插秧、织布、裁剪脱衣服,于是外婆所有的本事母亲都能心领神会。外婆从来没有教过母亲什么技巧,可是母亲一看就会。一粒扣子,在母亲的手中能迅速的恰到好处的缝在衣服最正确的位置;一件衣服,母亲做好纸模板,在布料上用粉笔一画,不出半个小时,衣服的形状就出来了;一把破烂的旧雨伞,母亲稍微动了一下脑筋,马上就能做出一个十分有特色的袋子。

  粽子是母亲的最爱。现在,城里人都不怎么包粽子,闲它麻烦,一般都到市场上买,母亲则不同,每年每隔几个月就要包一次粽子。其实,这是挺花时间的活。母亲要到市场上挑选饱满新鲜的绿豆,浸泡,搓皮,去皮;买半肥瘦的五花肉,洗好,切好,再用油、盐、酱油、五香粉淹一天;要泡两种大米,一种是糯米,一种是大米;买粽叶、粽滕,煮沸消毒,晾干,再用水洗一遍;准备好咸蛋黄、虾米、冬菇。包的时候,一般要用四五条粽叶,折叠成斗形的时候,转角处要十分小心,不然糯米和大米都很容易掉下来。

  母亲的手是慈爱、温柔的手。小时候,母亲煮开了水,等水稍微凉一些,就轻轻把我放进装了热水的大盆里,用毛巾蜻蜓点水般擦干净我的脸,每个部位,力度都恰到好处,我陶醉在母亲温柔的抚摸中。剪头北京癫痫病权威医院发的时候,母亲总是小心翼翼,怕把我的耳朵给剪下来,于是一点点,一搓一搓的有层次剪下来。其实,母亲不太会剪头发,可是她总是虚心好学,不厌其烦地学着剪发师傅的手艺。现在,她已经领悟到这门技艺的真谛了,不用太好看,不用太有层次,只要女儿满意,清爽就行。这一剪,母亲就给我剪了二十年。不管她的手艺如何,她是在用她那无比慈爱的手为我梳妆打扮,效果如何,无关技巧。为何我总是不愿到发廊剪头发,因为我总爱沉浸在母亲那粗糙而充满爱意的手中。

  母亲的手是辛劳的手,家里的活,她样样都干;母亲的手是轻柔的手,她为我的伤口上药的时候,总是像给婴儿洗澡般那样温柔,轻轻的,痒痒的,一边涂药,一边用口吹,伤口一点都不觉得痛。年轻时,母亲的手是修长手,她大学时期是篮球中锋,三分球总是百发百中;年老时,母亲的手是饱经沧桑的手,表皮已失去光泽,皱皱的,轻轻一碰,就像一张被撕扯过的纸,老人斑,密密麻麻地烙在她的手背。

  母亲的手啊,曾经那样年轻有力,漂亮有光泽,母亲的手啊,如今已不堪入目,关节炎时时刻刻在折磨着她!

  在女儿心目中,母亲的手,永远比别人手多出几千几万倍的爱意;在女儿的记忆中,母亲的手永远比别人的手多出几千几万倍的温暖。

  您的手是女儿生命最想呵护的手,最想珍惜的手!

  我想,如上节目,我一定能牵对我最熟悉那双手母亲的手!

  母亲的泪

  夜色朦胧,月色凄凄,星光黯淡。凉风吹来阵阵寒意,路灯照着公园的树,婆娑的树影投射在地上,浅浅淡淡的墨色,让人倍感觉冷清。母亲坐在阳台的边缘,隔着防盗网,潮着远处的月亮望去,眼神苍白迷离,却透着几分眷恋与沉思。静静的坐着,一声不吭,许久,才发现,她的眼角挂着一滴泪,目色苍凉而凝重,还带着几分迷茫。她的泪,把我带向凄凉的过往。

  乡野之地,孕育了母亲不畏艰苦的精神。她小的时候,外婆上山打威海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柴,很晚才回家。母亲在家里焦急的等候。放学回家,放牛,煮饭,喂鸡,喂猪,照料弟妹,点煤油灯学习,一直到深夜12点。外婆还没有回来,母亲的心紧紧的揪着,夜色如此的黑暗,山林里不时传来动物诡异的叫声,四周安静得可怕,母亲心里越发的着急,安抚弟妹们睡下,母亲一个人站在门口,四处张望,依然没有看到外婆的身影。一切可怕的念头在母亲脑海里闪过:外婆会不会被儿狼吃掉了,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再不回来,我们应该怎么办?千头万绪涌上母亲心头,着急关切的泪水哗哗的流下,那时母亲真想嚎啕大哭,又怕吵醒弟妹,只好捂着嘴,悄悄的流泪。好人有好报,终于外婆回来了,母亲才破涕为笑。

  一天夜里,传来电话的响声。母亲接的电话。电话那头,舅舅说外公去了。母亲听了,顿时如五雷轰顶,哇的一声,放声大哭,母亲的声音本来就尖,这么一哭,就吵醒在熟睡中的我。我急忙起床,开灯,跑去母亲身边,只见她眼睛红肿,泪若雨下,全身无力,倒在长椅上,怎么劝也不能停下来。因为爱得太深,所以泣不成声。母亲,我明白的,您对外公的爱,您对外公的愧疚,我能懂。母亲,不要哭了,行不?母亲,您要坚强!外公在天堂,也不愿您伤心!

  人生,风云变幻,母亲做了子宫摘除手术,得了甲亢,她没有哭,她总是咬牙顶着,她坚信自己生命力的顽强!可命运总喜欢捉弄她,外公去世不久,我又得了生病,住进了医院。母亲在我面前依然风风火火,面带笑容。下了班,拿了鲫鱼给我喝,打了饭给我吃,双手提两桶热水给我洗澡,有时也跟别的病人的父母说说话。我说:“妈,给我买两本杂志!”她笑笑,“好啊!”我也是后来才听说,母亲每天中午,一个躺在地上,开着风扇,一边吃着馒头,一边啜泣着。每次来到医院之前,她总是先抹干眼泪,以温柔的笑脸面对我。

  今年,我们回家看望病重的外婆。母亲带着外婆到医院检查,打吊针,直到晚饭才回来。离开的时候,母亲坐到车上,闭着眼睛,眉头紧皱,表情痛苦,眼角浸满了泪水。许久,才顺着脸颊留下来。我知道,母亲是不想被别人看见。

北京军海医院癫痫专家杨全兴主任的联系方式和坐诊时间?_脑科_39...

  往事如烟,可在母亲心里,那些历历在目的伤痛是永远也难以平复的。夜已深了,我搓去母亲眼角的泪,手紧紧的握着母亲的手,“妈,我们要一起走艰难的岁月,加油呀!”母亲点点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p#分页标题#e#

  母亲的泪,为外婆而流;母亲的泪,为外公而流;母亲的泪,为我而流。母亲对家人深深的爱都化作了一滴滴晶莹而透亮的眼泪。她的泪,情深而意重;她的泪,沉重而心痛。母亲,请您不要再伤心了,让往事随风而去,深藏于心底就好,不要再揭开。未来还有好长的路要走,让我们绽放笑容,当再次流泪的时候,我希望,您的泪,是幸福释然的泪!

  母亲的爱

  “母亲”是一个多么令人感动,感激,感恩的词语,不,它不仅仅只是一个有情感的词,而是天下所有子女谓之敬爱、谓之内心最最柔软的爱称。提起母亲,许多人总是潸然泪下,即使母亲已经九十岁了,儿女仍然是母亲最为牵挂的好儿女,母亲也仍是儿女最敬爱的母亲。看了一篇文章,说的是温总理给母亲打电话:温总理在访问日本时发表讲话,总是提及母亲,他说:“母亲教导我,做人要讲真话,要诚实。”夜晚,温总理打电话问母亲:“妈,我觉得我讲得怎么样?”“讲得非常好!我为你骄傲!”他母亲欣慰地说。多大的孩子了,还对母亲有着这么强烈的情感依赖。此情此景,让我想起了已经年近三十的我还对母亲说:“妈,你觉得我的文章写得怎么样?”每次写完文章,我都要这样问我母亲。母亲说:“好,好,很真实,很感人。”不过母亲总是批评我在先,你怎么这样写,这么写不合适。我听了总是很反感,明明就很好,为什么不能这样写?作为儿女,总是希望得到母亲的肯定,不论自己做的好不好.

  “妈妈,我回来了!”放学回来,我第一个想见的是母亲;“妈妈,你不要走,行不行,我不舍得你,你走了爸爸会要我做很多家务的。”母亲出差,最不想她走的人是我。以前她为了工作,为了这个贫困的家以后可以有点积蓄,拼命地工作,现在我身体不好,她北京癫痫正规治疗医院在哪总是自责很深:为什么当初我没有好好照顾你?我的性格像爸爸,很容易得罪人,母亲总是很内疚:为什么当初我没有好好教育女儿,没好好陪陪她,做做她的思想工作,以致于现在她的为人处事那么差呢?现在,母亲已经完全把精力放在我身上,每天给我做带去工作的饭菜;每天很早起来帮我煮早餐,叫我起床,帮我收拾东西,打扫卫生;每天我有不开心的总是向她倾诉,向她发脾气,她总是很耐心,很小心,很温柔地安慰,鼓励我,总是用温柔的语言使我感到母爱无处不在。

  爸爸对我很严格,什么事情都要我自己做,一旦有母亲代劳,他就向母亲表示不满,母亲就故意在我爸爸面前训斥我,但有时候她见我确实有困难,还是会帮助我的。我跟爸爸起了争执,当着爸爸的面,她不敢说什么,事后她还是会安慰我,分析一下我哪里做的不对,如果我是对的,她也叫我不要直接与爸爸起冲突。有一回,在单位受了委屈,与人发生冲突,心里难过极了,回来大哭一场,母亲什么也没说,她只是说人有时候要当缩头乌龟,能缩能伸,不然别人一剑过来,小命都没有。这句话如提湖灌顶,心里一下子清亮了许多。

  妈妈教我要坚强,要宽容,要自立自强,要懂得感恩,对待任何人都要一事同仁,要尊敬长辈,爱护弱小。

  母爱真是伟大,如果不是自己的母亲,谁会在夜里苦苦等待自己的归来;如果不是自己的母亲,谁会在你辛苦了一天之后为你准备一桌丰盛的饭菜;如果不是自己的母亲,谁会在风雨交加的夜晚,背着发烧的自己,艰难地走着去医院的路;如果不是自己的母亲,谁会在自己最最无助的时候,也陪你一起流泪,一起走最最痛苦的日子?

  母女亲情,是世间最难割舍的情感,是世间最感动天地的情感,是最细腻深浓厚的情感。母亲对儿女的爱像大海,滋润着干渴的心田;母亲的爱像宇宙,在那里可以看到很多闪亮的星星;母亲的爱像冬日温暖的阳光,使儿女心暖融融。

  母亲,女儿永远爱你!祝你永远健康快乐!我们的心远在一起!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lqkjz.com  苔原气候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