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原气候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故国治 > 正文内容

救治皇子的江湖郎中

来源:苔原气候网   时间: 2020-09-16

  洪武帝的小儿子从小身体就比较羸弱,八九岁时又不巧从树上坠落。虽没伤筋动骨落下什么残疾。却从此变得脸黄黄的,身子骨病恹恹的,人无精打采的。皇上和大脚娘娘都为之担心。

  眼看着小皇子一天天瘦弱下去,皇上心中甚是焦虑不安。御医无治,又遍寻天下名医,皆无能为力。满朝文武这会儿竟无一人能为主分忧解难。还是大脚娘娘心智非凡,私下与皇上说;

  “御医和天下名医皆治不好小皇子的病,看起来咱们得换个思路了。”

  “怎么个换法?”洪武帝赶紧问道。

  大脚娘娘说道:“皇上不是曾经比着油漆匠说过,高人出自民间吗?”

  洪武帝说:“朕说过这话,可那又怎样?”

  娘娘说:“咱们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御医名医治不好的病,不见得民间就没有人能治。”

  草根出身的洪武帝心想,没错,民间的确藏龙卧虎,能人辈出。不妨在天下遍贴皇榜,说不定真有高人应诏而来也未可知。想到这里万岁爷令大内总管传旨下去,举国上下遍贴皇榜:

  朝野群臣百姓:

  有能治愈小皇子病者。高官任做,骏马任骑。金银财宝,天下奇珍,只要世间有的,皇家一概有求必应。

  一时间,朝野上下,街头巷尾,皆议论纷纷,人们竞相传告。可半月期限眼看就到,却无人敢揭皇榜。皇上

  每日几次的询问,娘娘早晚之间也烧香祷告,难道天意真的该当如此么?

  就在所定期限截止的最后一刻。京城城楼边的皇榜被人揭下。这可好了,只见行人和看热闹的人们簇拥着,京官带着禁卫军护卫着,将那敢揭皇榜之人前呼后拥地送进了皇宫。

黑龙江有专门看癫痫的医院吗   金銮大殿上,此人见了皇上只是打躬揖手,并未行面君之礼。旁有大臣呵斥,却被万岁爷制止。皇上知高人皆天马行空,独来独往;闲云野鹤,无拘无束。况现在正是用人之际,繁礼缛节不必在意。

  皇上龙眼下顾,见此人有六十上下,土头土脸的。头戴一顶瓦楞帽,身穿着半新不旧的青布长衫,脚上是踢死牛的尖口布鞋,还背着一口药箱。一看就是一个走乡串户,沿街叫医的江湖郎中。洪武帝小时常听人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别看他这个不起眼的样子,说不定真是个世外高人。自己不是最好的例子吗,没起事前有谁看好自己,现在还不是九五至尊,万民敬仰的真命天子吗。想到这里,洪武帝开口问道:

  “先生姓甚名谁?既揭皇榜,想必有惊世骇俗之能,起死回生过人之术?”

  此人不卑不亢地说:“回圣上,小人姓华名仲字梦鹊,彭城人氏,乃一江湖郎中。平日四海为生,专治一些疑难杂症。至于惊世骇俗之能,起死回生之术,小的万万是不敢冒领的。”

  皇上说:“先生不必过谦,只管在皇宫住下,若能一年半载治好小皇子的病,朕将重谢,决不食言。”

  华仲说:“皇上只管放心,小的既来之则安之,不治好小皇子的病小的就不活着出去。”自己心话,真的治不好小皇子的病,我就是想活着出去,能出去得了吗。

  皇上让太监带华仲去后宫,华梦鹊见过马娘娘,该请安的请安,该回话的回话。礼毕,然后提出要见小皇子。这时,洪武帝也散朝归来。华仲简捷地问了问日常症状,又仔细地号了号脉,小皇子的病情在他心中已有个八九不离十了。等望闻问切过后,华仲已心知肚明,成竹在胸了。这边皇上急不可待地问道:

  “小皇子可有救?”华仲说:

  “启禀皇上,小皇子有救。只是小的不敢救癫痫哪里治疗的好。”

  “此话怎讲?你只管道来。本皇赦你无罪。”

  “小皇子的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治起来,相当的麻烦。且还要动刀子,他贵为皇子,且身体又弱,这岂是小的敢为之事。洪武帝和娘娘一听,也不由地倒抽一口凉气。君王又怕此人故弄玄虚,并无真才实学,只是想用此话吓住自己,然后脱身,就装作龙颜大怒,喝道:

  “大胆狂徒,竟敢用雕虫小技蒙骗本皇,你没有本事治愈吾儿,就不该揭皇榜。既然揭了皇榜,怎容得你在朕面前耍赖。来人哪,推出斩了。”华仲早料到皇上会来这一手,故无所动容,只是站在那里呵呵冷笑。大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心不跳之气度。娘娘见状,知先生定非等闲之辈,先喝住下人,然后又劝皇上息怒。继而面对先生说:“先生切莫介意,事关皇儿性命,皇上唯恐有所闪失,故才对先生有如此一说。还望先生海涵。”

  华仲说道:“娘娘圣明,但给小皇子治病之事,须得按小的说的办,一是派几个听话的下人留给小人用,而是皇上和娘娘都要回避。须得如此,小的才能施手相救。否则,凭皇上怎么处治小的,都听任其便。

  话说到这份上,皇上和娘娘也只好依允,权且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先生找了一个避静处,令几个下人,找来两口大缸,并用井水注满。然后又命下人找来一把大刀和一块磨石。一切准备好了后,这才将小皇子带来。自己一面磨刀霍霍,一面命人用水桶向小皇子头上浇水,小皇子哪受过这个罪,哭喊着挣扎着,无奈身边的两个大汉把他按得死死的,哪里能动弹得了。再加上这些人全是向皇上保证过的,为先生马首是瞻,不听先生之命立即斩无赦。

  这边下人向小皇子头上浇一桶水,只见他就猛地打一个激灵,腹部也跟着向上收缩一下,这样连浇了五六次,小皇子的下意识动作也跟着运动了广东治疗母猪疯的专科医院哪家好?五六次,先生这边继续不停地磨刀,还不时地用手试着刀刃的锋利程度。任小皇子百般哭叫,先生都不动声色,水又浇了两桶,先生这才提着明晃晃的大刀走到小皇子的身边,只见他一手捏着小皇子脖项上的大筋,一手拿着刀,大喝一声:

  “今天我要剥活孩子了!”在场的人全都愣住了,小皇子不听则已,一听大夫这会要活剥他,又是一个激灵灵的寒战,他腹部紧缩,底气猛然上提。拼命地喊出:“不要!”再看先生,刀已仍在地上。人也坐在了一边。

  小皇子被松开了。先生命下人快将他浑身擦干,换下湿透的衣服。然后叫御厨烧碗姜汤,扶侍小皇子服下。这才回见皇上和娘娘。

  其实这会儿皇上早就存不住气了,要不是大脚娘娘按着,万岁爷真的会怒冲当堂。哪个做的听到要活剥自己的孩子而能无动于衷,大脚娘娘知先生是在虚张声势,其中必有奥妙。故一边稳住皇上,一边与之谈笑风生,以缓解皇上的紧张情绪。当然又少不了拿端水洗脚当赌注,否则民间哪能留下那么多洪武帝为大脚娘娘端水洗脚的笑谈之资呢。

  先生见过皇上和娘娘后说道:“恭喜皇上,贺喜娘娘,小皇子的病已好了。要不了十天半月身子骨精气神都会完全恢复,请主上放宽龙心,请娘娘安好凤体。”

  皇上听先生说,龙颜大悦。急唤小皇子见驾,当小皇子站在御前时,就像打了鸡血似地俨然换了一个人。脸上也有了血色,精神也好多了。只是见了先生还悻悻的。娘娘搂着小皇子高兴地乖乖儿的叫个不停。

  皇上高兴过后,还没忘了打听心里的疑问:

  “请问先生,小皇子所得何病?先生用何法子将小皇子的病治愈?”

  先生说:“回皇上,小皇子得的是心包下垂之症。至于用何法子医治的,小的不说也罢!”

  宝鸡市有癫痫医院吗可皇上坚持要听,娘娘也有此意。先生这才不得不将治疗过程一一向皇上禀报。

  原来那次小皇子从树上掉下来,虽没伤到筋骨,却被重重地蹲了一下,造成心脏错位。心脏不在了原位,他后来的那些症状就自然而然地显现出来了。小人曾听父亲讲过,治疗此病非得用强刺激疗法,还得一次次地刺激,心包才能逐渐地复位。故小的先让人用凉水,一次次地向小皇子头上倒,为的是刺激他调动他全身的能量向上顶。最后要剥活孩子那招,小的是毕其功于一役,不得不而为之。因为方法有些残忍,故先前不敢让皇上和娘娘守在身旁,以防惊了圣驾和凤体。

  皇上和娘娘听了不由地异口同声地感慨道:“先生真乃神人也!”金口玉言,皇上要重赏先生。先生说:“小人粗茶淡饭,闲云野鹤惯了,别无他求。如果皇上娘娘执意要赏,就赏小的一纸能坐堂行医的文书吧,眼见小的已近古稀,难以再行走江湖。再说许多乡里百舍还离不开小的。小的这个请求也不知过分否,还望皇上娘娘恕罪则个。”

  皇上听先生如此说,不由地脸上微微发烧,想如此神医,在地方上竟然办不下一纸坐堂行医的文书,可见地方官有多么人浮于事和不作为了。一边暗下决心,要加强吏治,严惩地方官的不作为和腐败。一边令人拟圣旨一道,“华梦鹊,华仲先生为御批坐堂行医之人。钦此。”并赏赐御匾一块,上书“悬壶济世,福泽乡里”

  从此华仲先生名声大震。更重要的是他终于有资格坐堂行医了。至于洪武帝那天晚上端没端洗脚水,马娘娘的那双大脚享没享受足疗,不要说大家也都清楚的。

韩历文学网 www.hanliwx.com

上一篇: 我们去哪儿

下一篇: 写给闺蜜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lqkjz.com  苔原气候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